画家赵无极去世 好友:他很反感缺乏情感的作品

编辑:小豹子/2018-07-08 15:19

  凤凰彩票欢迎你(fh643.com)

  著名画家赵无极的离去,震惊了整个华人艺术圈。由于近30年来很少回国交流,赵无极对许多人来说,就像他的抽象画那样,如同一个遥远而迷离的符号。曾旅法18年的香港油画研究会主席林鸣岗是赵无极的忘年交,本报记者赴港采访了他,听他讲述赵无极的故事。

  在封闭的画室里描绘心灵的世界

  林鸣岗上一次见赵无极,是在四五年前的一个艺术活动上,当时后者虽然反应有点慢,但状态尚好。“原本去年圣诞节我打算去欧洲拜访他的,因为种种原因取消行程,没想到竟永远错失了机会……”

  林鸣岗1990年赴法学艺。1990年代初,他第一次去拜访赵无极。“他是个特别严谨的人。”林鸣岗回忆,这从他的画室可见一斑。在很多人印象中,油画家工作室应该是草图满天飞,油彩满地涂的,但赵无极的工作室却像实验室一样整洁——只有一个门进出,没有窗户,靠灯光照明,调色盘、笔、颜料被收拾得井井有条。而他经年累月创作的作品呢?在画室下面有一个地库,里面就是这些作品的“家”。就在这个封闭的方盒子里,赵无极创作出一大批享誉国际的作品。“画室这样的设计是有原因的,他不希望太多东西干扰他的创作。只有他与空间、时间对话,那就够了。”林鸣岗说。

  而“严谨”的特点,更是在他的作品中淋漓尽致表现出来。目前赵无极的作品在拍场上拍出天价,除了因为艺术精湛以外,还因为其存世量少。“他对自己作品要求很高,每幅作品都是精雕细琢,对每一笔的油性、色调、干湿、厚薄都提炼到到家。所以他画得很慢。”赵无极还提出画面需要“呼吸”,就是说明构图的重要性,虽然他的作品是抽象作品,但色彩关系都经过反复推敲,“一种颜色搭另一种颜色,都需要给出理由。留白,是为了让画面更完整。这是跟中国古典绘画一脉相承的。因此他的作品一定要看原作,越看越有新发现。这些都是画家的思想留在画布上的痕迹。”

  西装笔挺的谦谦君子

凤凰彩票网(fh643.com)  随便问一个人,“你对艺术家的印象是什么?”估计“长发”、“狂野”、“自由”是频率最高的关键词。但在林鸣岗看来,赵无极是个十足的“绅士”,他每次出现在公众场合,都穿着笔挺的西装,行为稳重,面带微笑。即使是在画室中接见客人,赵无极都穿着整洁,绝不马虎。“他是位十足的‘谦谦君子’。这其实是西方艺术家的传统,穿着正装其实是对别人的尊重,也是对自己的尊重。但这点,却似乎很容易被国内艺术家忽视。”

  “谦谦君子”,还体现在赵无极的待人接物上。林鸣岗认识赵无极的时候,后者已经享负盛名了。然而当后辈向他请教时,他却非常耐心。在巴黎的日子,林鸣岗沉浸在狂热的创作热情中,有一次他一口气画了几幅作品,有抽象的,有具象的,很得意地拿给赵无极请他指导。当时赵无极很惊讶:“你风格这么多样?”林鸣岗现在回忆起来,当时确实画得很杂。但赵无极并没有当面指出他的问题,反而很认真地看完了他的作品,然后鼓励他继续画。“因为他认为,创作风格是教不出来的,是画家创作水到渠成的过程,不为市场,不为导师的喜好,而为了自己的内心。”

  正因为如此,赵无极的学生特别少。有记载可循的只有在上世纪80年代初,杭州中国美院应邀开办短训班,其中以孙建平为首的弟子20余人,都是当时从各大美院抽选的优秀讲师画家。后来回到巴黎接受记者采访时,他曾指出,他只教过这些学生。

  对当代艺术持保留态度

  虽然赵无极的抽象绘画被视为华人当代艺术的标杆,但赵无极本人却反对“为当代而当代”,相反,他的作品里有着非常深厚的传统累积。林鸣岗告诉记者,赵无极是银行家之子,在当地算是显赫人家,有着非常深厚的家学渊源,对传统文化深有研究。加之去到欧洲以后,每天面对的是世界名画。“赵先生早期酷爱意大利、荷兰和法国等古典绘画风格,深受毕加索、马蒂斯和克利等西方现代派艺术大师影响,最后奠定了自己的风格。细品他的作品,你能发现是里面是‘纵横交织’——‘纵’的是历史,‘横’的是世界。”

  林鸣岗回忆,面对东西方一些喧闹的当代艺术作品,赵无极曾表示很“勾心”。他很反感缺乏情感的作品,表示“连最起码的审美都没有,不能耐看。画家还是要重视基本功。”

  以赵无极、朱德群为代表的留洋艺术家,获得了巨大的成功。但近年来,大批中国留学生沿着前人的道路往西朝圣,却始终无法复制这种辉煌。林鸣岗认为,前辈艺术家已经浸润到那种文化中,领悟到了文化的核心,这不是仅仅是学习技术那么简单。而当下的画家匆匆镀金,加之处在多媒体的大环境下,找不到自己的位置,浮躁的心态更是让许多人选择了走市场的捷径。“今天我们怀念赵无极,不应该仅仅看到他的天价作品,更应该看到他的精神,这些都应该成为当下画坛的正能量。” 深圳特区报记者 梁婷